最新 热点 图文

隐秘的硅谷:特朗普支持者浮出水面

(来源:网站编辑 2017-06-27 03:53)
文章正文

  时代周报记者 李兮言

  美国科技界最有权势的人—包括苹果、微软、亚马逊的CEO,在6月19日都参加了白宫的科技峰会。这是美国科技委员会成立以来,特朗普总统与科技界高管们第一次集体会晤。在本次科技峰会上,特朗普会见了18家美国科技公司负责人。尽管这些公司的核心人物很多都曾与特朗普公开怒怼,但与会高管们并没有在这次公开会晤时批评总统。

  会议之外,大量的硅谷员工要求他们的高层反对总统,抵制特朗普的科技峰会。然而行动以失败而告终。硅谷知名企业中,除了特斯拉CEO马斯克和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缺席,其他高管都如期出现在了白宫。白宫与硅谷的关系,进入一个微妙又复杂的时代—一些高管小心翼翼地保持着与特朗普的距离,而另一些特朗普秘密支持者,则陆续浮出了水面。

  反特朗普中心

  自2016年大选以来,白宫与硅谷的关系持续处于紧张状态。去年11月的大选,希拉里在加州获得了超过特朗普整整一倍的选票。硅谷几乎是一面倒地反对特朗普。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硅谷也与总统分歧不断,尤其是移民和能源问题。特朗普的H1-B改革建议以行政令的方式出台之后,硅谷亦强烈反对。占主导地位的美国科技公司,包括谷歌、微软和苹果,雇佣了数以千计持H1-B签证的员工。据联邦备案文件显示,Facebook和芯片制造商高通这两家公司严重依赖H1-B签证,他们在美国的员工中至少有15%的人持该签证。

  清洁能源是另一个双方观点两极化的议题。特朗普不久前决定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再次惹恼了许多硅谷科技公司,这一决策不符合硅谷推进清洁能源的战略。

  也因此,特朗普每一次与科技界会面,媒体总是能拍到一些科技大佬的“冷脸”。特朗普与科技界领袖上一次集体会面,是在去年12月,彼时特朗普还未正式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当时出席的科技界阵容也颇为强大,包括库克、亚马逊的贝佐斯、马斯克、Facebook的二号人物雪莉·桑德伯格等。特朗普还单独会见了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并点名让马斯克和Uber原CEO及联合创始人卡兰尼克加入总统顾问委员会。

  但去年12月的会议激怒了一些硅谷员工,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以公开辞职的方式提出抗议。很多科技巨头也对特朗普进行了反驳。新政府上任的日子,桑德伯格批评总统恢复政策,禁止美国非政府组织在国外提供或咨询堕胎服务。几天后, 贝佐斯、桑德伯格、库克、马斯克公开表示不支持总统暂停美国难民安置的计划,并强烈反对暂停部分穆斯林国家居民赴美的行政命令。

  今年2月,谷歌和Facebook谴责特朗普政府决定撤销学生可根据自己所选择的性别身份来使用公立学校厕所的行政命令。6月,在特朗普决定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后,马斯克退出了白宫顾问委员会。

  其他技术领袖则更加积极地抵制特朗普和他的政策。超过300家创业公司和投资者在公开信上签名,反对特朗普的旅游禁令。特朗普当选后,硅谷变得激进,成立了大量反特朗普政府的草根组织。科技界雇员建立起广泛联盟,以聚会、自愿投入时间和发挥才能、融资甚至威胁罢工等方式,向华盛顿显示他们的政治力量。比如,因反对特朗普移民禁令而成立的新组织Tech Solidarity,就动员成员给自己的高管施加压力,反对总统,抵制特朗普的白宫科技峰会。

  “我从未见过任何事情像他(特朗普)的胜选一样震撼这个地方,”两个月前,《纽约时报杂志》科技记者Farhad Manjoo写道,“几个月内,硅谷从一个不谈政治的企业城市变成了反特朗普运动的抵抗和恐惧中心。”

  隐秘的支持者

  但硅谷里并不全是反对者。《彭博商业周刊》在最新一期杂志中就“公开”了部分硅谷中“秘密”支持特朗普的人。事实上,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他们当中很多人,不愿公开自己支持特朗普,但并非所有人都遮遮掩掩。根据彭博的报道,与会的甲骨文CEO沙弗拉·卡兹(Safra Catz)数次公开支持特朗普。她在过渡委员会的时候,支持特朗普提名的财政部长人选。此外,IBM的吉尼·罗曼提(Ginni Rometty)、思科的罗卓克(Chuck Robbins)、英特尔的布莱恩·科兹安尼克(Brian Krzanich)与特朗普政府的关系都很密切。

  还有一些人早就公开倒向特朗普一边。比如不惜与整个硅谷为敌,资助特朗普竞选总统的风投家彼得·蒂尔(Peter Thiel)。在竞选期间,他是当时唯一公开站队特朗普的科技界大佬。

  此外还有虚拟现实高端厂商Oculus的创始人帕尔默·拉奇(Palmer Luckey)。去年9月,美国媒体发现拉奇秘密投钱给一个非官方的特朗普支持组织,事情一度影响Oculus Rift的销量。为了息事宁人,拉奇的推特暂停了更新,直到今年4月,他才摆明自己的政治立场,表示曾通过自己的公司为特朗普选举捐赠10万美元。

  为什么有些人不断参与特朗普的活动,一些人却与他保持距离?彭博分析认为,政治影响可能是其中一部分原因。“在硅谷,英特尔、甲骨文、思科都将从特朗普提议的汇回税计划中受益。但这个解释不能完全解答问题—其他很多公司一样会因从该计划中得到好处,但Alphabet、微软、苹果等公司对白宫的态度要冷漠得多。”

  企业利益是这些高管首要考虑的因素。一些CEO每次都需要痛苦地避开特朗普,另一些则不介意与他走得近一些。如果企业面对的客户是IT公司,那么与特朗普走近是一个好的选择。但如果企业直接面对大众,那么他们就不得不小心翼翼,毕竟特朗普的民调迄今一直很差劲。

  Uber就是一个惨痛的例子。卡兰尼克去年12月决定加入特朗普顾问团队,这导致了今年1月底的#DeleteUber运动。至此,Uber陷入了接二连三的危机,包括今年2月的性骚扰指控。卡兰尼克最终不得不在压力之下退出特朗普团队,并自动休假,暂时离开公司。

  同样加入特朗普顾问团队的马斯克遭遇就要好得多。在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后,马斯克及时划清界限,退出顾问委员会。但在此前,马斯克与特朗普之间的关系却饱受诟病。早前,马斯克和TED负责人克里斯·安德森公开讨论时,马斯克面对与特朗普相关的问题时显得底气不足。安德森问道:“你是一个顾问团的成员,服务一个口口声声说自己不相信气候变暖的人。很多人觉得你应该退出,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马斯克吞吐吐吐,并表示,某种程度上顾问团也有人支持为气候改变做一些事情。

  主动修好

  对特朗普政府来说,与科技界修好极为重要。在科技峰会上,高管们的表情谨慎小心,特朗普的情绪看起来却很好。自当选以来,特朗普对科技界就摆出了欢迎和听取的姿态。特朗普在上个月设立了美国科技委员会,并指派自己的高级顾问兼女婿贾里德·库什纳掌舵,负责牵头与科技界修好。

  当然,这次峰会的情况有所改变,就连库克对特朗普的态度也有所缓和。库克曾因旅行禁令以及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而抨击特朗普。但在这次峰会上,他对库什纳表示了高度的赞赏。“美国应该拥有世界上最现代化的政府,而当今的现实并非如此。”库克说,“如今贾里德为推动政府现代化所做努力是非常令人欣慰的,这些努力必然会在未来5年、10年和20年带来回报。”

  一个多月前,库克还宣布苹果将拿出10亿美元投资设立一个美国先进制造基金,被认为是为了赢得特朗普政府的另眼相待。目前,苹果拥有总计约256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

  针对横在硅谷与白宫之间的H1-B问题,特朗普还为那些担心移民政策会导致科技界出现“人才荒”的科技企业高管提供了一些安慰。他告诉科技界,自己正在“非常勤勉地”与国会就移民问题携手合作,以使得“你们可以招到想要的人才”。

  据报道,联邦政府的几个顶尖科技官僚职位仍然处于空缺状态,其中包括科学和技术政策办公室(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的首席技术官和主任,填补这两个职位的官员均将在美国科技委员会的成员之列。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